我们影响主流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人物 > 正文

“最美奋斗者”徐虎,房修工的承诺与坚持

日期:2019-09-25 【 来源 : 万博体育网址周刊 】 阅读数:0
阅读提示:居民们的谢金,我是拒收了,但居民们对我的信任,我牢牢地记在心里。三只报修箱,将我和四千多户居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,这是再多金钱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的。
撰稿|孙洪康 口述|徐 虎 

  

  编者按:2019年,为庆祝新中国70华诞,中宣部、中组部、中央统战部等9部门联合在全国范围开展了“最美奋斗者”的评选表彰活动,群众中,出现了一股热荐徐虎的热潮。

  普通房修工、“九十年代活雷锋”徐虎,继10年前被评为“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,今年又列榜“最美奋斗者”,还荣膺由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”;并于9月24日光荣赴北京出席“群英会”。

  徐虎的经历让我们由衷感到:只要你把心交给人民,人民的心里就一直有你!


当年田埂边挑粪的农家孩子


  我母亲是上海本地人,老家在宝山大场盛家角村。外公家有三亩菜田,我母亲从十几岁起就起早摸黑在菜田里忙碌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农业合作化后,家里三亩菜地并入社里,母亲就成了合作社一名菜农。再后来,组建人民公社,母亲就一直在长征人民公社长征大队第七生产队务农。

  我父亲先前做过小贩,五十年代中期,家里的小摊铺并入一家出售日用杂品的土产公司,再后来他被安排在一爿油灰厂当运输工。

  我父母本分厚道,都不识字,平日说话不多。

  我父母一共生了八个孩子,我上边有四个姐姐,我排行老五,下边还有三个妹妹。从这个阵势看得出,当时他们是很想再生一个男孩的。

  我是1950年出生,属虎。父母没文化,就生肖起名,叫“徐虎”了,名字也寄托了他们对我这个男孩的心愿:盼着这个儿子长得“虎头虎脑”。

  那些年,我父亲在油灰厂工作,薪水不高。母亲在生产队务农,按当时分配制度,社员每月可提取少许月资,我们家因只有母亲一人务农,平日里张嘴吃饭的人多,每月提取不少,所以每到年底还常常透支。

  我父母虽然不识字,但是他们很重视子女的文化教育。孩子一到入学年龄,就一个一个送到学堂读书。由于我父母收入低,家里经济困难,我们家每个孩子,当然包括我,上学读书都是学费全免的。对此,我父母对党和政府从心底里感激,对新社会由衷地热爱。我父母一直叮嘱我要对党对政府感恩,长大后要为社会多做工作。

  我是67届初中毕业生,由于“文革”,推迟一年毕业离校。按当时的政策,百分之四十的学生可以安排到工矿企业工作,百分之六十的学生必须到农村到边疆军垦农场务农。由于我母亲是生产队社员,家里一合计,1968年12月初,我就留在队里当了菜农。

  那时,我们长征大队第七生产队农业经营很单一,就是种菜。虽然辛苦劳作,但当时我们菜农也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,要保证工人老大哥和城市居民的蔬菜供应。

  那时,队里生活基本上都靠人力,谈不上机械化。记得我们队里只有两台机器,一台是抽水机,有时需要将河浜里的水抽到菜田里;一台是粉碎机,每天要把浜里养植的水葫芦捞上来,再掺和一些边边角角的黄菜皮,打碎了作为饲料喂猪。

  我刚回队里务农时只有17岁,肩胛还嫩,但我吃得起苦,脏活重活都抢着干。那些年种菜,不用化肥,都是浇的人的粪便、猪的粪便等有机肥料。城里居民小区分布着倒粪站、化粪池,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,就定期抽入一只只大粪池里。我们队里每天都会安排一些男劳力去挑粪,一担两桶,总有一百八十多斤重,我逐渐练到一路上哼哟哼哟担不离肩;稍事歇息,又连轴干。

  我不但不怕累,还不怕臭不怕脏。后来回想起来,我这段当菜农的历练,让我以后当房修工时面对再累再臭的活都能承受。


成为“明星”水电修理工


  1975年,政府为缓解城市居民的住房困难,在上海城郊接合部征地建新工房。我们生产队因征地安排部分人员进城。我因此被分配到普陀区房管局(现为西部集团)光新路房管所(后改名为中山北路房管所)当了一名房修工。当时领导问我:“你擅长干什么工作?”我想了想回答道:“我在生产队里除了干农活,队里两台电机出点故障,我也能修修。”所领导很信任地对我说:“那好,你就当水电修理工吧!”于是我成了这家房管所第三、第八联合管养段(简称三八管养段)一名水电维修工。

  我从农民变成房管所工人,每月有固定的工资、奖金,生活更有保障了,家里人都打心底里高兴。

  我除了上班时认认真真完成每一单报修任务,下班路上,也常会有居民因水管滴漏和抽水马桶不畅拉着我到他们家看看,我都不厌其烦,花上五分钟、十分钟帮助他们修好。对我来说是“举手之劳”,可受益的居民却对我特别感激,他们把我做过的点点滴滴的小事都记在了心里。

  1984年12月,由解放日报、文汇报、万博体育网址晚报、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及上海电视台联合举办的“上海市优秀社会服务工作者”评选活动隆重推出,这次评选结果由广大市民直接投票确定。这次评选活动经上海主流媒体宣传后,市民积极参与。家住普陀区石泉、光新、农林、棉纺新村等区域的居民自然而然想到了我,他们把票都投给了我。在这次评选中,我荣获“上海市优秀社会服务工作者”一等奖。

  获得这么高的荣誉,我真的没想到。我们房修工,社会地位不是很高,收入也不高。这次,我的名字竟然登上了报纸,我很激动,全家人都为我高兴。我想,我也没做多少事,何况都是一些小事,社会就这么肯定我,鼓励我,今后我一定要做得更好!



为民解忧,自己给自己开夜班


  那些日子,好几个晚上,我翻来覆去睡不安稳,总想着怎么去回报居民群众,怎么根据他们的需要进一步提供服务。为了了解我负责水电维修范围居民的需要,我以个人名义向工作范围的居民发出了500份“意见征询单”,登门走访了300多户人家。

  我一直在想如何从居民的需要出发,去做好服务工作。这时,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:那年初夏,天气热得早,一天上午,一位中年妇女急步冲进管养段就高声嚷道:“昨晚6点多钟,我家楼层电路突然故障,整个层面一片漆黑,家里电扇、冰箱都不能用了。我们家小囡正在复习迎考,等了很长辰光,家里男人也修不好,只好点蜡烛看书了,急煞人了!今早我还是向单位请了假来报修的。谢谢你们一定要抓紧修好!”

  这家居民所在楼层的电路故障,我当天很快就帮助排除了,但是这位妇女带点怨气的报修,却引起我的深思。我一遍遍翻看那叠厚厚的报修记录,一遍遍问自己:“居民到底什么时候最需要服务?”答案越来越清晰了:是傍晚时段,因为这时候居民们都陆续下班回家了,水电用量大大增加,因而也最容易出故障。可是这时候,我们房修工也下班回家了,居民们报修无门。

  怎么办?我辛苦一点,多付出一点,我愿意;但是我又怎么能及时知道居民家发生了水电故障,需要我去服务了呢?我想到了公安局派出所挂出的警民联系箱,受此启发,我便萌生了“挂箱服务”的想法。

  这个箱子挂出后,自己将会搭上许许多多业余时间,这首先要得到家属支持。于是,我先召集了一个家庭会议,谈了自己准备“挂箱服务”的想法。我父母亲首先认可,我妻子侯梅英更是让我感动,她全力支持我的做法。

  我将这个想法向我们中山房管所所长徐裕鑫汇报。徐所长听了很高兴,很支持。


7点开箱,一诺千金


  1985年6月23日,星期天,我在中山房管所领导和普陀区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领导的见证下,分别在光新一村居委会、石泉路75弄口和石泉六村电话间挂上了3只“夜间水电急修特约服务箱”。这三只木箱,是请我们所里木工师傅制作的,正面用红漆写了一排醒目的字:“凡属本地区的公房住户如需夜间水电急修,请将填有您住址的纸条投入箱内。本人将为您提供热情服务,每天开箱时间晚上7点。中山房管所徐虎。”

  从此,我除了白天正常上班外,每天下午5点再也不正常下班回家了,而是一直在管养段办公室呆到傍晚7点不到时,带着工具袋,骑着自行车去逐个开箱。如果有报修单丢在箱内,就立即赶往居民家检修。

  挂箱之初,正好是夏天,是居民家水电故障多发时段,每天开箱都会有好几张单子,我就一家一家跑,一个故障一个故障排除,经常忙到很晚才回家。

  挂箱的第一个夏天,碰到的事情还真多,承受的压力真大:我女儿多日高烧,我老父亲帮着照看,我妻子忙里挤时间,给我减负;我母亲急病住院,我的四个姐姐和三个妹妹轮流服侍,不让我费心。所以在那个多事的夏天,我没有停过一天开箱,那年七月份,我曾为23户报修居民登门义务维修,帮助他们及时排除水电故障。

  在我维修责任范围内的4000多户居民,多多少少都和这三只报修箱有过联系,他们都相信我一诺千金。

  十三年的守护,从未间断

  我是1986年4月批准入党的。之后,我服务居民的动力更足了。我坚持每晚开箱服务,十三年如一日,连续不断。有时候,报修字条会多一点,有时候报修字条会少一点。

  有一晚,我在三只箱子里共收到5张报修单,有的是抽水马桶阻塞,有的是家里电路故障,我一户一户地做维修工作,干完第4张报修单时,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。说实话,这时我已经很疲劳了,肚子也很饿,但我想,报修的人家一定非常焦急,我急忙骑车赶去,快到这家时,就听到吵闹声。原来是这幢楼中间的污水总管堵塞了,但楼上居民不知情,还继续用水,结果造成楼下居民家污水漫溢。我查明情况后,赶紧设法疏通污水总管。让我欣慰的是,从我踏进楼道起,居民们就不争吵了,也没有再抱怨,倒是有几位阿姨讲:“没有想到这么晚了你还来,多亏你了,辛苦了!”

  每天晚上7点钟开箱服务,这是我对居民的承诺,但要一天一天,一年一年坚持下去,确实很难,有些困难是事先难以想到的。

  1992年冬天,上海遭遇特大寒潮,气温突然降到零下8摄氏度,不少新工房楼顶水箱的水管都冻裂了。那些天,我们房管所被报修人踏破了门坎。我从这幢新工房楼顶干完活下楼来,又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上另一幢新工房楼顶检修水箱,置换管子。

  寒风刺骨,滴水成冰,我又在露天抢修,几天下来,我发高烧了。我在医院打点滴,吊针后回家休息。可是到了晚上7点钟,我又要硬撑着从床上爬起身去开箱。由于要坚持开箱,那十三年,我就不可能踏踏实实同家人一道吃年夜饭。你想,每年除夕,家家在忙年夜饭,这也是厨房水斗、排水管道的“事故多发时段”;再讲那时总电表流量小,楼内居民集中用电,电路也容易出故障。所以除夕夜,常常是我的服务高峰时段。

  到今天,我还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,光新路人民浴室水阀爆裂,我去了;有一年大年三十,石泉六村、棉纺一村、石泉路75弄,有三户居民报修,我挨户上门维修;有一年除夕,石岚三村有户人家断水,我去检修了;有一年除夕,潘家湾123弄有一幢居民楼水箱断水,我及时赶去检修;有一年除夕,石泉六村有户人家抽水马桶堵塞,我赶去维修。

  记得有一年除夕我去开箱,三只箱内竟没有报修字条,我大约8点不到就回家了。我女儿徐洋开心得不得了,和我约好到午夜12点钟一道放鞭炮。没有想到夜里10点多钟,又有人敲门了,原来是信谊新村34号楼18户人家突然断水。我接报后,拎起工具袋,骑着自行车就赶去检修。那夜,我顶着刺骨寒风,检修到凌晨1时,才回到家里,后来,我才知道,我女儿在一篇作文中还提到了这件事。

  有时,组织上安排我到外地去参加会议或者活动,房管所都会安排我的徒弟去按时开箱,我这才放心外出。



不抽居民一支烟,不喝人家一口水


  像我们这样的水电维修工,每天在责任范围内的各家各户进进出出,常常会碰到一些人之常情的问题。有的居民出于礼貌,会给你递支烟或泡杯茶;有的居民出于感激会给你塞点钱,送点礼。对这事,我认真想过,并且想明白了。我给自己订了规矩:上门服务时,不抽居民一支烟,不喝人家一口茶。看起来,一支烟,不起眼,但烟有高档低档之分;一杯茶,无所谓,但茶也有粗茶好茶的分别。如果,我们大大咧咧,烟茶不拒,居民们就会相互攀比,还会引出对我们服务态度好坏的误会。

  开始时,有的居民不理解,但时间一长,他们对我的口碑越来越好。有一次,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在美国女儿家生活多年后,回到上海家中,卫生间的抽水马桶被杂物堵塞了。我连抠带掏,花了好大功夫才把马桶疏通,这位女士连声感谢,还从钱包里摸出几张人民币来付小费。我赶紧拒绝,但她说:“这是应该的,在国外都要付小费的。”我一边坚决拒收,一边说:“为居民服务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,不收谢金,不收礼品,这是我们的规矩。”

  居民们的谢金,我是拒收了,但居民们对我的信任,我牢牢地记在心里。三只报修箱,将我和四千多户居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,这是再多金钱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的。有一段时间,我冒出了一个给家里添置一台音响设备的想法,恰好这时,一个朋友给了我一个挣钱的机会:市郊某镇有一项水电安装工程想找人承包。可是,这个让我个人就可赚几万元的项目,被我当场回绝了,我对这个朋友说:“我走了,此地居民水电急修怎么办?三只箱子是我自己挂出去的,七点开箱是我承诺的,所以,我不能走!”

  后来,为了时时提醒自己,我摘录了一段格言压在家中餐桌的玻璃板下,这段格言说:“钱可以买到房屋,但买不到家;钱可以买到珠宝,但买不到美;钱可以买到小人的心,但买不到君子之志……”


辛苦我一人,方便千万家


  “辛苦我一人,方便千万家”。这是从我义务为民服务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话。这句话是我们区房管局领导在整理我事迹中提炼概括出来的。

  我的服务范围,随着我的知名度的提升,在逐步扩展,有的不在我责任范围的居民,甚至是外区的居民,有特别困难的事也会来找我,一般情况下我都会挤出时间上门服务。大致算来,我曾先后到过12个区的100多户外区居民家去帮助解决水电难题。我所在的中山房管所,在徐裕鑫所长的重视下,全所上下向我学习,推广我的做法,还选了三个积极分子拜我为师,命名他们是“小徐虎”,也分别挂出了报修箱,并坚持每天开箱服务。他们中的王耀齐同志后来被称为“徐虎第二”,1992年也评上上海市劳模,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。而我们的徐裕鑫所长在2007年被西部集团授予“伯乐奖”。普陀区房管局(后改制为西部集团)在全区房管系统推广我的做法,竭诚为民服务,几年中就涌现了8位上海市劳模。从1996年起,市房管局在全市开展“呼唤徐虎”活动,要求每个区安排三个“小徐虎”,全市共有42个“小徐虎”挂箱服务或是公布BB机,提供全天候水电维修服务。

  这么看来,“方便千万家”是千真万确的。

  三只报修箱,是我与责任范围四千多户居民联系的纽带和桥梁,也紧紧连着我最宝贵的一段人生时光。它们经历了十三年风雨洗礼,终于完成了历史使命。其中一只报修箱为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;另一只报修箱被上海戏剧学院话剧《好人徐虎》剧组借去当了道具,也算是“发挥余热”了。

  随着房管系统体制、机制的深刻变革,全市居民住宅的产权、条件、格局也发生了巨大变化,我们房修工的服务方式也随之改变。我后来当过几年西部集团徐虎物业管理公司副总经理,于2010年12月办理了退休手续。

 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庭,17岁回乡务农,25岁当上一名普普通通的房修工,干的是普普通通的水电维修工作。我只是做了职责范围内的工作,只是将心比心地及时解决了居民的急修难题,都是我应该做的一些小事,我服务过的居民们就给我这么多称道,这么多好评,我的房管所领导和房管局领导就给了我这么多鼓励、这么多帮助、这么多培养,党和人民就给了我这么多荣誉。

  我从心里感到:只要你把心交给人民,人民的心里就一直有你。



链接:徐虎简介


  男,1950年生于上海,中共党员。67届初中毕业生,1968年12月回到市郊自家所在生产队务农。1975年5月到普陀区中山房管所当水电维修工。

  他是“全天候房修工”,在自己管区挂了三只“夜间水电急修特约维修箱”,义务为民服务,被誉为“90年代活雷锋”。1984年荣获“上海市优秀社会服务工作者”一等奖;2次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;5次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;1992年获评上海市十大标兵,1994年被评为建设部劳动模范;1994年、1997年2次获评建设部行业标兵;1996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;2009年被评为“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和“时代领跑者——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具影响的劳动模范”。中共十五大代表。

编辑推荐
精彩图文
俱乐部专区 / CLUB EVENT